返照

作者:

杜甫

分类:全唐诗

返照开巫峡,寒空半有无。已低鱼复暗,不尽白盐孤。

荻岸如秋水,松门似画图。牛羊识僮仆,既夕应传呼。

注解

⑴楚王宫:楚王之宫。在重庆市巫山县西阳台古城内。相传襄王所游之地。唐皇甫冉《巫山峡》诗:“巫峡见 巴东,迢迢出半空。云藏神女馆,雨到楚王宫。”
⑵白帝城:古城名。故址在今重庆市奉节县东瞿塘峡口。
⑶返照:夕照;傍晚的阳光。唐骆宾王《夏日游山家同夏少府》诗:“返照下层岑,物外狎招寻。”石壁:陡立的山岩。晋葛洪《神仙传·孙博》:“山间石壁,地上盘石,博入其中,渐见背及两耳,良久都没。”
⑷归云:犹行云。《汉书·礼乐志》:“流星陨,感惟风,籋归云,抚怀心。”拥树:抱树;环树。《太平御览》卷三五〇引《韩非子》:“楚人有白猿,王自射之,则搏矢而熙。使养由基射之,始调弓矫矢,未发,而猿拥树号矣。”
⑸衰年:衰老之年。杜甫《泛舟送魏仓曹还京因寄岑参范季明》诗:“若逢岑与范,为报各衰年。”高枕:枕着高枕头。
⑹绝塞:极远的边塞地区。唐骆宾王《晚度天山有怀京邑》诗:“交河浮绝塞,弱水浸流沙。”
⑺豺(chái)虎乱:语出王粲《七哀诗》诗“西京乱无象,豺虎方遘患”。豺虎喻凶狠残暴的寇盗、异族入侵者。
⑻招魂:招生者之魂。《楚辞》有《招魂》篇。汉王逸《题解》:“《招魂》者,宋玉之所作也……宋玉怜哀屈原,忠而斥弃,愁懑山泽,魂魄放佚,厥命将落。故作《招魂》,欲以复其精神,延其年寿。”

译文

楚王宫北面,正是黄昏时候;白帝城西边,还可见下过雨的痕迹。
夕阳照到江面上,好像石壁翻到江中,云雾遮蔽了树林,看不见山下的村庄。
我已衰老,加上肺病,只有高枕而卧,况且身在边塞,感伤时事,也就早早闭门。
夔州时局不稳,即将有豺虎作乱,这个地方不可久留,一心想回北方去而未能成行。

赏析

这首诗大致是在大历元、二年(766、767年)旅居夔州(今重庆奉节)时所作。这个时期杜甫他还写了《登高》《诸将五首》《秋兴八首》《咏怀古迹五首》等极有名的七言律诗。当时杜甫已经感受到了夔州时局的不稳定,对蜀地的动乱也已有所预感,想回北方却不能实现,心里郁闷而作此诗。

这首诗第一联是把一个景色分两句写。楚王宫和白帝城。都是夔州的古迹,诗人用来代表夔州。两句诗只是说夔州雨后斜阳的时候。第二联说斜阳返照到江水上,好像山壁都翻倒在江中,从四面八方聚拢来的云遮蔽了树林,使山下的村庄都看不见了。第三联写自己年迈病肺,只有高枕而卧,因身在这遥远的边塞,感伤时事的心情,也只好早早闭门。其言外之意是说:没有观赏晚景的心情。夔州是川东的门户,故称绝塞。“愁时”和“肺病”作对,应讲作“哀时”,哀伤时世,不能讲作忧愁的时候。最后一联是说自己想回北方却未能成行。“豺虎乱”是用王粲的《七哀诗》诗句。杜甫有《夔府书怀四十韵》长诗一首,其中叙述了当时夔州人民的困苦和军人的跋扈。到大历三年(768年),果然不出诗人所料,发生了杨子琳杀死夔州别驾张忠,据城夺权的乱事。末句意义比较隐晦,旧注以为此句“言在此屡遭寇乱,旅魂已将惊散也”(见《杜诗详注》)。这是臆解,没有扣上原句字面。“未招魂”不能讲作“旅魂惊散”。而且,“南方”二字也没有着落。“实”字是杜甫的特殊字法,有几处用得出人意外。《秋兴八首》第二首有一句“听猿实下三声泪”,和这里的“实有未招魂”,从来都是含糊读过,没有人讲出作者本意。

理解这两个“实”字的前提是弄清楚作者的思想基础。屈原被放逐在江南,形容憔悴。他的学生宋玉写了一篇《招魂》以振作他老师的精神。其中有一句“魂兮归来,南方不可以止些”。杜甫想到了这一句,用来比喻自己,所以说南方确实还有一个未招归的旅魂,用以表达自己想回北方去的意志。杜甫此句必须联想宋玉的《招魂》,就才能体会这个“实”字的来历。杜甫还有一首《归梦》诗云:“梦魂归未得,不用楚辞招”,可以作为此句的鉴证。吴昌祺释此句云:“南方非久居之地,何无人招我魂而去此土也。”(《删订唐诗解》)沈德潜注云:“己之惊魂,不能招之北归。”(《唐诗别裁》)这两个注都是仅仅阐发诗意,而没有联系《楚辞·招魂》,因而没有接触到“实有”二字的作用。

《水经注》在描写长江巫峡风景的一段中记录了两句渔民的歌谣:“巴东三峡巫峡长,猿鸣三声泪沾裳。”杜甫思想上涌现这个歌谣,所以说:听了巫峡的猿啼,真要掉下眼泪。“三声泪”是摘用原句中三个字。其实“三声”是猿啼三声,“泪”是行人旅客听了猿啼而下泪。如果杜甫思想上没有这两句歌谣为依据,“三声泪”本来不能成为一个词语。杜甫诗集中已注明了这首渔民歌谣,故这个“实”字容易理解。但是,除了《唐诗解》以外,都没有注出《招魂》二句,故“南方”与“实有”都使人不易了解。

古体诗 © 2016 GUTISHI.COM 珠海远讯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