送张光归吴

作者:

郎士元

分类:全唐诗

看取庭芜白露新,劝君不用久风尘。

秋来多见长安客,解爱鲈鱼能几人。

注解

⑴看取:即看,取为助词,无实际意义。
⑵庭芜:庭园中丛生的草。南朝 宋颜延之《秋胡》诗:“寝兴日已寒,白露生庭芜。”
⑶风尘:此处用以比喻纷乱的社会或漂泊江湖的境况。
⑷长安客: 客居长安的人,代指在官场上钻营的人。
⑸解爱:喜爱。解,高兴、开心,如“解颜而笑”。
⑹鲈鱼:这里用的是“莼鲈之思”的典故,是思念故乡的代名词。故事是这样的:西晋文学家张翰在洛阳当官,一日见秋风起,想到故乡吴郡的菰菜、莼羹、鲈鱼脍,说“人生最重要的是能够适合自己的想法,怎么能够为了名位而跑到千里之外来当官呢”,于是弃官还乡。

译文

看到庭院里草叶上新着的白露了吗?劝您不要久恋风尘(指营营碌碌)了。在这官场上春去秋来所见到的大都是那些去往首都钻营的人,像张瀚那样因喜爱家乡的莼菜羹、鲈鱼脍而辞官回家的能有几个呢?

赏析

这是一首送别诗,一首在秋风初起,白露未唏的时节,送友人辞官归故里的诗。写诗的人不能算没名气,但也不算特有名气,因此只有不多的资料存世;被送别的人更没有名气,没能找到任何的说明。其实就算及其有名的唐诗《送元二使安西》里的元小二,也已经淹没在了历史的长河里,仅留下了“姓元,行二”的说明,何况是这首名气不怎么大的诗里的张小光呢,自然是无人说起了。
但是,就是这样一首水平普普通通的唐诗,为什么能传唱至今呢?因为其中的想象空间和可能包含的真挚感情!
首先从前二句来看,“看取庭芜白露新,劝君不用久风尘。”一首送别诗,说明友人是已经明确要走了,那么对于一个要离开的人,为什么诗人还要劝他说: “天冷啦,你就好好滴走吧,别再留恋啦!”呢?我们是不是可以想象一下,其实这位张光兄,没有那么强烈的主观愿望想要走,但又不得不走呢?这就来了问题了,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使得他非走不可呢?一般分析,这一定不会是什么升官发财的好事儿,而恰恰相反,反而可能是什么破家灭门的祸事。试想:时值白露时分,炎夏已逝,秋风渐起,庭院中的露水沾湿了人的衣裳,大自然的寒冷已现端倪,而政治上、人事上的迫害可能也即将到来,这个时候,如果能走,还是赶紧离开吧,惹不起,躲一躲,总是能好一些吧。
在劝离之后,诗人接着写到:“秋来多见长安客,解爱鲈鱼能几人。”这里用了两个典故,首先是长安客,长安是唐朝的都城,自然汇聚了全国各地而来的人,这些宦游的人,“客”居长安,或想要在政治上有所作为,报效国家;或想要平步青云,高官厚禄;但也肯定有很多“人生在世不称意”的。雍陶在《长安客感》中写到:日过千万家,一家非所依。不及行尘影,犹随马蹄归。描述了这些不得意的“长安客”们四海漂泊,流浪四方的游子形象,大有背井离乡的一种苍凉无奈之感,约等于咱们现在所说的“北漂”。第二个典故是“鲈鱼”,也就是张翰张季鹰的思念故乡“莼鲈之思”。这两个典故用在这里,就像在继续开解友人:“你也不用为着离开长安返回家乡而沮丧啦,开心点吧。你看看我们这些久为长安客的人,一个个过得漂泊孤零,哪有你这样洒脱地回家好啊?!走吧走吧,别伤心啦。我还挺羡慕你呢,呵呵。”
在张翰的“莼鲈之思”这个故事里,除了思乡,还有一点也是要注意的。当时张翰辞官前是“齐王东曹掾”,也就是齐王手下的一个属官,而就在他辞官后不久,齐王司马冏兵败,而张翰正因为辞官及时,没有被牵连,得免于难,因此世人都认为他的弃官是看准了时机而为,并不仅仅是因为思念故乡,或者说,思念故乡只是一个由头,甚至是借口。那么由此我们继续前两句的猜想,郎士元用这个典故来作为对友人的劝诫,是否也含有要友人“知机”的提示呢?思维一发散,真是觉得言有尽而意无穷啊!
说了这么多,你们可能还要问,你前面说的“可能包含的真挚感情”在哪儿呢?看官!要知道,明知道一个人都惹了什么祸事,迫不得已要还乡了,还能来送别,还能写一首诗来送别,还能写一首又是哄又是劝的送别诗来送别,就为了让友人走得高兴点儿、欣慰点儿!要是这还不算真挚的感情,那怎样才算?
古体诗 © 2016 GUTISHI.COM 珠海远讯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